感悟抽象美 徐波《鲲鹏极目》欣赏

飞翔中,第三只眼睛一目千里地将西藏、甘肃、青海的荒漠、野岭、冰雪、河流定格眼底。十余年间他以执著和勇敢涉足曾经“荒滩大漠鬼难行,鹏鸟欲飞终未能”的中国西部,以新的美的视角构图,将重峦叠嶂、荒滩大漠、蜿蜒河流抽象为一幅幅充满诗情画意的流淌音乐韵律的画面。他叫徐波,自我定位:一位业余摄影爱好者。

2003年他首次飞跃藏区雪山,阳光穿透云层的震撼,让他萌生航拍的想法,从此难抑拍摄的激情,每年进藏,他坚持航拍世界屋脊的无人区。4300米以上的海拔,冬季零下30多度,一次次飞跃,一次次拍摄,难度超越想象。只有眼力独到、观察敏锐、人机合一,才不会错过稍纵即逝的机会。

面对极大的挑战,他数次问自己:“我在拍摄什么?我要呈现什么?”

随高度、角度的变化,青藏高原流域的风景变成平面静止的画面,全景式地展示雅鲁藏布江流域似真似幻、美仑美奂的自然地貌风光。

鲲鹏极目-徐波-申报作品 (1)

飞行天地间,俯瞰西部的山川草木、云烟雾霭、起伏变化、仪态万千, 画面没有日月星辰,没有晨曦晚霞,远山近景构成空间的节奏,逐渐抽离光影色彩的细节,由实入虚,他抓住瞬息变幻的光影与色彩效果,以简洁的构图,捕捉自然的神秘与辽远,清新与绚丽。人们可以感受到摄影人敬畏自然,热爱山水,天马行空, 恣意挥洒的创作激情。

欣赏原始之美,感悟抽象之美!

当山苍木秀、水澈草丰、荒原戈壁的景象幻化为或明或暗的色彩、色块、点、线,当空间延伸产生距离美,忽然被抽象的美触动并震撼。色块与线条奇妙组合,似写意山水,亦有抽象画的意趣。

画面或介于抽象具象之间,或以抽象表现具象,从简洁的物态天趣、自然天成的画面中感受到韵律、和谐的节奏。或展气势雄浑,或写细腻润滑,或泼墨洒脱,或悠然意远。博大的气韵、盎然的活力,艺术的神韵跃然画面。

极目远眺不能不感慨:高的单纯,静的辽阔,雄的伟大。

鲲鹏极目-徐波-申报作品(2)

抽象美有不可思议的魅力:具有唤起再创作的想象和冲动。

当眼前的山形水势不受具象景色束缚,丰富的抽象美给人以驰骋想象的自由和空间。

脱其“形”悟其神,妙在似与不似间。被抽象了的画面赋予欣赏者更广阔的联想,激活更丰富的想象力。

俯拍的画面可以旋转欣赏,在似与不似中完成自己心中的再创作。荒滩大漠峻岭河流,在距离、季节、光影、色彩共同作用下,抽象为令人神往的有着丝绸般细腻、轻软、飘逸的质感美、宁静美,原始的粗犷刚劲变为柔美细腻的画风。画面似轻纱薄翼、似婀娜的美人鱼、似散落的翡翠、似堆积的鹅卵、似狼的图腾、似千年溶洞,画面简约、曼妙多姿……抽象美有着极强的气韵美!

抽象的音乐似的摄影中,画面呈现形象美、展示光影美、 流淌音乐美!

抽象景物唤醒音乐的旋律“生在西藏”“走进西藏”……

大自然虽动却静,虽近却远。荒凉原始,人迹罕至,却又境界丰厚而空灵、悠然意远。不能不感叹妙造自然。艺术触类旁通,摄影与音乐通感,音乐与摄影共融, 画面的起伏变幻似抑扬顿挫的音律的流动,富有音乐的节奏和韵律,音乐固然有唤起形象创造的魅力,但同时抽象美也触发对音乐的联想,让画面富有音乐的意境。

作品融合艺术的抽象美、自然美、精神美, 是美与哲思的提炼!

徐波经历了“看山是山,看水是水;看山不是山,看水不是水”的过程,终于进入“看山仍是山,看水仍是水”的境界,将哲学思想融入回归自然的本真、本质的境界。

“我不是抽象摄影师,而是以抽象的方式表达具象的内容,最终表现的是具象的主题,是线条、光影、诗意背后的存在,一个真实的具象的世界。”

他强调摄影要有“想法”,要用心摄影。他的作品证明:只有站在高度、才能展示阔度、思考才能有深度。

他以凌空鸟瞰的视角, 诠释苍凉和贫瘠,诠释民族的脊梁和担当。苍凉不失壮美,贫穷不失脊梁。

“我爱我的祖国,我爱这里的山川”徐波说。

体悟山川大地、野岭荒原,体悟抽象、超脱的美感,更感悟其中的象征意义、哲理情思。摄影人以画面展示自身思想性格,提炼民族精神!

首页滚动